您的位置: 武安信息网 > 科技

剑绝九天 第六百五十四章 荒野异事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5:16

剑绝九天 第六百五十四章 荒野异事

爱()开通站了,用户可以登录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南方修界地域广袤,多有荒山野岭,人迹罕至之地。。

不过人类的总数其实不少,只是野外多有强大妖兽,非平民之力所能抗衡,所以大都聚居一处,以城为根据,阻拦妖兽。

但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类根据地都有城池规模,一些凭借天险而守,少与外界接触的村子、族群也是不少。

南方修界东南方一处不起眼之地,大片平原,少有山脉,方圆百里之内,妖兽较少,所以其中也有一个规模不xiǎo的村子繁衍下来。

他们向来自给自足,种植良田,比起那些依山而建的城市,生活反而要好上不少。

只是近些年来,雨水渐少,逐渐形成干旱,土地干裂,收成越来越少,民众们生活也开始困苦起来。

这个村子,名为xiǎo石村。

“杀旱魃!杀旱魃!!”

xiǎo石村外,数百民众聚集一处,围成一圈,一个个拿着柳条树枝不断高声呐喊着。

这些民众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几乎整个xiǎo石村所有村民都聚集在一起了。

他们一个个严谨肃穆,更有一些带着狠厉与怒意,随着每一声呐喊,手中的柳条、树枝便不断抽击而下,抽在身前圆圈的地面。

透过这些人影,他们所抽击的地面上,赫然摆放着数十具死尸,这些死尸有的已经化成骷髅,有的血肉刚刚腐化,散发着一阵阵恶臭。

每一道柳条抽下去,尸体上都会弹射起一些灰尘,或骨灰。

众人围拢的不远处,是一座座坟墓,而那些坟都已经被掘开,他们抽打的尸体,赫然是从这些坟墓里面掘出来的。

而这里,也是xiǎo石村历代以来逝去的先人墓地。

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做出如此过激的事情?这件事,也只有xiǎo石村的村民们自己知晓。

“杀旱魃!杀旱魃!”

一声声厉喝,一次次抽击,先人尸首被他们抽打得体无完肤,已经化成枯骨的,在这不住抽打之下纷纷散架,年代久远的更是直接化成粉末。

而那些还没完全腐化的,也在这一次次抽打之下,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xiǎo石村的村民,面对自己先人尸首,就像面对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没有一个眼中露出一丝迟疑的,甚至一个个都是拼了命猛抽,生怕抽打的力道比别人xiǎo了。

“住手!”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不远处疾驰而来,同时传来了急切与愤怒的呼喊着。

听到声音,那些村民愣了一下,皆回过头看去。

那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相貌端正,只是略有些瘦xiǎo,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青光,几个起落就已经奔了过来。

从他的动作来看,明显是修炼过的,眼中神色与他的声音一样,急切与愤怒。

这些村民自然都只是普通人,见有修炼者前来不禁一愣,明显没料到他们这种荒野xiǎo村竟然还会出现剑客。

愣归愣,他们手中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狠抽着地面先人尸骨。

“住手,你们疯了么?”

少年剑客见此,眼中怒气更甚,一个闪身就从人群中钻了过去,冲到了那些尸骨中。

淡淡的光芒升腾,比一开始凝实了许多,双手连连挥动,阻挡着一条条树枝抽击,却没有释放出剑种来。

那些柳条树枝抽打在少年剑客身上的光芒,传来一阵“啪啪”响,虽然光芒波动得很是厉害,倒也勉强将这些抽打给挡住了。

只不过,这少年剑客实力明显还弱,面对几十上百道抽击同时落下,抵挡得很是艰难。

前面的抽击刚刚挡住,后面那些又相继落了下来,由于他突然间蹿过来,那些村民一时间也收不住手,又是一批抽击落下,少年剑客身上的光芒终于破碎,身上也着实被抽打了好几下。

只是一下子,他身上便多了十数道血痕,在没有真元护体的情况下,衣服直接破裂,血痕中甚至有丝丝鲜血渗了出来,由此可见,刚才那些村民们抽打得多狠了。

“你是什么人?少管闲事!”

众村民此时才总算是收住手,面对一名年轻剑客,他们自然不会畏惧,反而怒视着他。

这少年剑客也算硬气,身上虽然被抽了好几下,疼得眼泪都差diǎn挤出来,却只是眉头紧皱,哼都没哼一声。

见村民们总算罢手

剑绝九天  第六百五十四章 荒野异事

,这才微微松口气,双手张开,挡在众人面前,怒声道:“哪有像你们这样子做的?掘坟鞭尸,鞭打的还是自己先人尸体?我只是一名过路的,就算只是外人,遇到这种不平事也肯定要管。”

他前面那句话説出口,就已经让在场所有村民几乎全部变了脸色,顿时一个个怒骂出声。

“xiǎo子,你是不是活腻了?毛都没长齐,就敢管我们xiǎo石村的事?”

“不过是一名乳臭未干的xiǎo子,识相的赶紧滚开,不然连你一起抽。”

“就是,管你是什么剑客不剑客的,再不让开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些村民们虽然叫得凶,不过荒野之地,倒也算保留了一分质朴,并没有直接动手,只是想凭借人多的气势让对方知难而退而已。

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幽幽叹息一声,向那少年剑客道:“xiǎo伙子,年轻人有血性是好事,不过我们xiǎo石村的事,你还是不要多管了,我们也有自己的难处,你还是让开吧!”

看得出来,这老者在村子里威望很高,他一开口,其他人虽然依旧忿忿不平,目露凶睛,却也慢慢安静下来。

少年剑客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向那老者行了一礼,而后道:“老爷爷,看您应该是这个村的村长吧?您也活了一把年纪了,怎么能带头做出这种糊涂事,鞭打自己先人尸骨,那是要遭天谴的。不管什么难处总有解决的办法,难不成非要如此不可?”

他也是好心,但一番话説出来,却让人觉得刺耳异常,就算一开始还面色平静的老者,脸色也不禁变得难看起来,身后众村民也是开始躁动,又要开始大骂。

老者虽然被气得身体有些颤抖,但还是抬手阻止了众村民,向少年剑客沉声道:“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让开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xiǎo石村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

面对老者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少年剑客却是丝毫不让,目光依旧坚定,同样沉声道:“不管你们怎么説,我都不会让开的,这也是为了你们好。因果有报应,你们这么做,实乃违逆人伦大道,十恶不赦之罪,还是赶紧回头吧。”

少年的话,让那些人一个个脸色大变,终于压不住了。

“这xiǎo子找那么多借口就是不肯让开,我看八成是跟旱魃一伙儿的。”

“不错,他跟旱魃肯定是一伙儿的,要不然一个外人怎么会那么多管闲事。”

“跟他説那么多废话干嘛,连他一起抽就行了。”

“有杀错不放过,为了xiǎo石村,我们不能等了!”

在那些村民处于暴动的时候,那老者也几乎是恼羞成怒了。

“最后一次机会已经给你了,既然你不肯让开,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大伙儿,动手!”

老者大手一挥,手中柳条毫不犹豫就抽了下去。

本来因为这少年剑客突然出来阻拦,他心中就有些不快,没想到在他苦口婆心劝解之下,却反而受到少年剑客辱骂,还是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他这张老脸早就涨得通红。

此时见少年剑客就跟茅厕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愣是不肯让开,老者也就不跟他客气了。

至于他身后那些村民,早就把这少年剑客划归为旱魃的同伙,而旱魃正是造成他们这里一直干旱的罪魁祸首,他们又怎么可能放过少年剑客,纷纷叫嚣着,手中柳条树枝便狠狠抽了过去。

看到他们的反应,那少年剑客也是吓一大跳,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都这么説了,这些人竟然还要动手,可以预见,一旦他让开,这些村民肯定还会做之前那种蠢事的。

“愚民,愚民啊!”

少年剑客恼怒地大喊一声,身体一缩,避开了最前面的那些柳条。

可惜他的修为着实有限,周围村民又多,百多条树枝抽下来,依旧让他身上多了几道血痕。

“竟然还敢嘴硬,果然是旱魃一伙儿的,大家不用留手,打死他!”

“打死他,杀旱魃!打死他,杀旱魃!”

群情汹涌,抽下来的树枝力道更猛了,甚至带着“呼呼”的破风声。

少年剑客眼中闪过一丝怒气,身上青光闪烁,抬起手来就想释放剑种,但手到一半,却又迟疑了一下,剑种终究没有释放出来。

他知道,不管他的修为再怎么低,终究算是剑客,一旦真正动起手来很难有所节制,恐怕会有很多村民伤在他手中。

“该死的,看来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少年剑客跺了跺脚,身形一闪,便向着人群的缝隙冲了出去。

“啪啪!”

又是数道树枝抽在身上,让少年剑客一阵龇牙咧嘴,不过他还是紧咬牙根,以最快速度从人群中蹿了出去。

“打死他,杀旱魃!打死他,杀旱魃!”

众村民一道接一道柳条抽下,其实并没有抽中几下,不过气势却丝毫不减,只是没料到少年剑客反应会那么快,一个不xiǎo心就被他挤了出去。

爱努力创造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ctrld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大庆治疗早泄方法
洛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陕西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在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