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安信息网 > 时尚

荒兽主宰 第一百一十章 恶毒咒术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0:31

荒兽主宰 第一百一十章 恶毒咒术

到了家族,燕澜就拉着燕凌玉,赶去找族长与众长老。

议事厅中,燕凌玉面无表情地坐着,燕耀骥与黑白二老、六大长老神色凝重,或站立不动,或迈着缓步。

燕澜望着沉默不语的家族高层,心中极为焦急,但又不好不停询问,只好耐着性子,等待他们的发话。

“奇怪,凌玉并无受外伤迹象,但生机却正缓缓散失,意识也越发僵化,恐怕她顶多只能坚持七日。”

大长老按了按燕凌玉的手腕,皱眉不解道。

“什么,只能坚持七日!”

燕澜心头一紧,瞪大眼眸脱口惊道

荒兽主宰  第一百一十章 恶毒咒术

四长老面露苦色,这种症状,他也能检查得出来,大长老之语,不过只让他更加确信他的判断而已,所以并未显得太过惊讶,只是痛苦之色又加重几分。

“怎么会这样,我记得凌玉在出发之前,还是好好的,怎么回来就变成这番模样……”

四长老悲痛地呢喃道。

大长老抬头问道:“族长,黑白二老,你们怎么看?”

燕耀骥也已检查了燕凌玉,他皱着眉,沉吟片刻,望着燕澜,道:“澜儿,你是什么时候发觉凌玉出现异状的?”

燕澜目光一凝,怔怔出神片晌,道:“凌玉姐具体何时出现异状,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发现她出现异状时,是在天梭灵舟上,当时,我族灵舟外,刚好出现其他三族的灵舟。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刻,凌玉姐神色呆滞,性情大异于平时。”

“哦?”

燕耀骥目光闪烁一丝锐芒,若有所思地捋着胡须。

黑白二老也是沉吟不语,分别伸出手,在燕凌玉的头顶轻轻按了按,继而闭上眼睛,释放出一缕灵魂之力,探入燕凌玉的脑海之中。

燕澜望着神色微变的燕耀骥,抿了抿嘴,突然想到什么,猛然站起身道:“我想起来了,当时,我也出现了一丝异状!”

燕耀骥众人察觉燕澜神色剧变,皆投来目光,急道:“什么异状?”

燕澜目光微冷,竭力回想了那番情景,缓缓道:“当三族灵舟靠近我族灵舟时,我整个身躯从里到外,突然有种被不知何来的力量煮沸一般,骤然产生一股剧痛,甚至连灵魂都产生一波震荡。”

“不过,这股剧痛瞬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我的身体也未出现任何异常,但那以后,我喊凌玉姐时,便发现她像换了个人似的,不知与我这般经历,有没有关系。”

“哼!”

燕澜刚把话说完,却闻黑长老猛然将手从燕凌玉头顶移开,同时冷哼一声。

“黑长老,你发现什么了?”

燕耀骥面皮微抖地问道。

他如今负伤在身,根本不便竭力去探查燕凌玉的状况。本打算一回来就闭关休养,却被燕凌玉身上的怪病所吸引,便与众长老一道来探查。

燕澜也是禁不住瞪向黑长老,目光中萦绕着一丝急切。

黑长老深吸一口气,缓缓踱步道:“我在凌玉的脑海里,发现一团暗灰色的气息。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被人强行植下某种毒咒。”

“毒咒,什么意思?”

燕澜心头一紧,虽然他对这咒术之类不甚了解,但从黑长老的神色中,知晓毒咒定非善物。

白长老叹息一声,幽幽道:“咒术是一种古老而神奇的术法,能够不显山露水,便能将一种恶毒的意念传递至他人体内,从而杀人于无形无迹。只是不知,这天陆之上,还有谁能施展这般恶毒的术法,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燕澜闻言,拳头猛然紧握,随即他目光一寒,似乎心头有了什么答案。

黑长老点了点头,颇为惊奇地望着燕澜,道:“澜儿所说,那一瞬间身体遭遇某种神秘痛感,想必施咒之人也针对你,只是你居然不受这毒咒侵蚀,倒是令人惊奇。”

燕耀骥眉头一掀,惊异地望着燕澜,仿佛打量一尊怪兽。

“澜儿果然奇特,连这般咒术都可本能免疫,他真的是我族一名普普通通的族人么?”

强烈的疑问,翻腾在燕耀骥的心头,但他不好开口询问,在他看来,燕澜背后定有一名神秘的绝世高人,若是一问,只怕会惹得那人不高兴。

众长老亦是惊异地瞪了瞪燕澜,对咒术免疫,这简直难以想象。

因为施咒者既然能隔空施咒,说明其修为极为强悍,凭燕澜的修为,若想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不受咒术的侵蚀,根本就与常理相悖。

不过,没事总比有事强。

诸长老在惊叹片刻后,便是恢复正常,将目光放在燕凌玉身上。

燕澜听闻黑长老的惊异之声,牙齿重重咬紧,目露冰寒之芒,猛然捏了捏拳头,恨恨道:“若是我没猜错,定是庞家人所为。”

燕耀骥与众长老微微点头,关于这点,这些精明的老家伙,早已联想到了。

“澜儿推断确实有道理,把毒手伸向你和凌玉,目前看来,庞家的嫌疑最大。毕竟庞家丢了脸面,你和凌玉二人涉及最深。”

燕耀骥皱眉朝燕澜道。

燕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道:“庞家老贼,我要宰了你们。”

言罢,燕澜周身散发一股凌厉的气势,当即就要冲出议事厅,只是气势尚显薄弱,显然在天梭灵舟上短暂的修养,并未让他达到完美状态。

“澜儿,稍安勿躁!”

燕耀骥一把抓住燕澜的手臂,他的身躯被燕澜颇强的冲击力,带出去四五步,岂料引动伤口,禁不住一阵咳嗽。

“族长大人!”

燕澜见燕耀骥伤势被自己牵动,当即冷静了一些,回身探出手,将体内储藏的最后一缕金色异芒,融入到燕耀骥的伤口处。

燕耀骥感受到那股祥和之气的温养,顿觉舒畅不少,又是惊异地望了望燕澜,叹息道:“澜儿,我知道你与凌玉情谊深厚,但此事不可鲁莽。首先无法确定是否乃庞家所为,其次不知到底是何人所为,再者不知凌玉所中乃何种毒咒。当务之急,是解救凌玉性命,仇恨之事,以后再慢慢清算。所以,必须冷静。”

“那该怎么办,凌玉姐顶多只剩七日生机,不去找庞家逼询,难道还有其他办法?”

燕澜神色愤急交加。

燕耀骥目光一肃,徐徐道:“若想绕开庞家,尽快查出真相,为今之策,看来只有找那人帮忙了!”

“谁?”

燕澜眼眸亮起一抹期冀的光芒。

襄樊治疗妇科医院
襄樊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襄樊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襄樊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襄樊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