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安信息网 > 时尚

王器之旅 第四十章 黑衣少年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2:00

王器之旅 第四十章 黑衣少年

ps:求推荐票~

※※※

只见气流逆转间,风声戾戾,呼啸而来,山河为之变色,大有天崩地裂之势。法座暗暗吃惊,白色的极光携着欺刀赛剑般的锐利,直朝自己袭来。他不尽有点后悔,真是冒进了。这个丫头是打算在这最后的关头,拼个鱼死破了。假如自己能够避其锋芒,人多势众,还怕杀不死她?但箭在弦,不得不发,他忙手杖一转,换了一招――权柄滔天,改攻为防。即便如此,摧枯拉朽的灵力依然将他震得肝胆俱裂,身体往后掠了十几丈方才站稳脚根。而他身边的几个得力下属,被灵力直接抛了出去,稍弱一点的,此刻都七窍流血,倒地不起。

“姑娘――”炫目的极光中,伴随惊天巨响,瑾椴目不转睛地盯着孙清裳,只见她因力竭而虚弱地快速倒退着。整个人看上去像一片无助的树叶般,轻飘飘朝身后的青冥湖坠去。

来不及多想他连忙朝孙清裳狂奔而去。心中默念着,不能,不能……不能让那个姑娘掉入湖中,那些万年的枯骨,怨恨的灵魂,最喜欢新鲜的血液,纯洁的圣灵。一旦被他们缠住……等等我,母亲,保护她,不能……

瑾椴似乎听到了来自湖底地幽咽欢腾声,好像无数的人在窃窃私语;偶有几声低沉痛哭,或是犀利地仰天长啸。可是望着眼前墨青色的湖水,茫茫一片,又好像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他恨不得飞过去,但是……

“嘭――”

“姑娘――”瑾椴一手抓空,“母亲,放过她……”他站在岸边,目光呆滞的对着湖水呢喃。

跌落湖中的孙清裳,感觉好像有无数只手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缠住她……勒得她透不过气来。顿时眼前一遍混沌,辨不清方向;不知道水的深浅;摸不着边际;究竟岸在哪里?她只能不知所措的挣扎,挣扎……空气越来越稀薄,她觉得自己越来越难过,闷、好闷。空气、空气……是什么东西拖住了自己?放开我,放开我,孙清裳在心里呐喊着。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阴冷,孙清裳觉得自己有点累了,人生真是疲惫,哎,算了吧,就这样休息一下也挺好。正昏昏欲睡间,从指尖传来一丝温暖,好像是双粗糙却宽大的手。相比起四周的冰冷,她真的很留恋这丝丝的温暖。那双大手拉着自己欲逃离这片绝望的藩篱。

浮出水面,孙清裳狠狠地抽了口气。腥涩的湖水混合着空气涌向喉咙,呛得她大咳起来。努力地睁开眼睛,迷糊中她看到来人下巴上青色的胡茬,苦笑道:“是你……”

来人却并没有答话,抡起手中如月华般夺目的宝剑,坚毅的朝湖面那些伸得老长的手臂砍去。

“唔――”剑未至,这些白骨如闪电般地缩回湖底,湖面上飘荡着因惊吓而残留地呜咽声。

远处的法座见孙清裳落入湖中,心中正暗暗窃喜,又见那个小道士也不知死活的跟着跳了进去。如果不是身受重伤,他真想拍掌大笑,天助我也!要是你们都死了,这个老头子,哈哈哈――

就在他内心无比欢欣鼓舞的时候,那个黑衣少年从天而降,蹬着一双马靴,气质冷肃桀骜,身材修长,丰神隽秀。他拎着一把通体白色,却咝咝泛着寒气的宝剑。从跃入湖中的那一刻起,所有恶灵看见他都退避三舍,他毫不费力的将那个姑娘拉了回来。

一真人正绝望的坐在地上,一如当年他遁入魔籍时的心伤。他从未奢想过,有一天可以真正的摆逃魔道。然死则死矣,如今却要连累他的徒弟。正自彷徨间,那个黑衣少出现了……

他倾刻间已经救出孙清裳,轻轻的在她耳边嘀咕着些什么……

单手拥着那个姑娘,掠水而归。

当年,他也这么想的,这场景何其熟悉,只是他什么也没做……

法座难以置信的用手捂着胸口,只见那个黑衣少年将姑娘放在岸边安置好,再次跃入湖中,又把全身湿哒哒的小道士捞了上来。虽有恶灵跃跃欲试者,想要冲上来撕扯他们,却又惧怕那魄然一剑,只好在水底不停的呜咽,搅得水面沸腾不已。

冷暮华?法座认出了那把剑。

他怎么会在这里?

法座大骇,惊得嘴巴都合不拢。没错,是他。虽然岁月更替,年轮如梭。但他的容颜并未改变,只是头发短了许多,装束变了。但他手上的兵器――月光剑,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

曾经与自己的菩提权杖大战了几百回合,至今仍然未决胜负。

当年虽然平分秋色,但此刻自己重伤在身,绝无胜算。想到这里,法座胸中气血倒涌,口中一腥。他气得尽力抿着,嘴角却依然有鲜血溢了出来。

他单手俯地,死死的握着拳头。

为什么他会到这里来?

为什么他会到这里来?

那个丫头?难怪面熟……

仇人相遇,分外眼红。冷暮华不知何时已将月光剑封印在掌中,双手抱肩,怡然自得地走到他面前,弯腰看着他。

“你还能站起来跑吗?”冷暮华满脸讥讽,笑得邪恶,直视着他的眼神。

“你不敢杀我。”法座五内俱碎,他拄着拐杖几次试着想站起来,最后都是扑通一声倒地,狼狈不堪。

坐在不远处的一真人看他那副滑稽的模样,依然大言不惭,忍不住嗤嗤的笑了起来……

法座朝他瞪了一眼,索性不慌不忙地整理好自己华贵的袈裟,盘腿正襟危坐。目光无惧地盯着冷暮华,镇定道:“如果我们死了,尊主一定会追查的。以尊主的聪明,你认为他找不到你吗?”

冷暮华:“跟我谈条件?”

法座:“不错。”

冷暮华:“如果你不死,我们的身份说不定也会暴露的。”

法座:“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冷暮华:“也是

,不然你也不会让魔老三到我跟前来送死。但我,不要以为利用了我,我就会帮你达成所愿。哼!”

“至少,你也没有达成所愿。如果我先得到了王器,你让我把她救活,我肯定还给你就是。”法座说到后半句,平静冷冽的眸子,竟然出现哀求。

乐山妇科医院
无锡妇科
常州治疗早泄医院
乐山妇科医院哪家好
无锡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