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安信息网 > 体育

北京出租公司固守份子錢壟斷毒瘤致打車難

发布时间:2019-11-08 21:33:43

北京出租公司固守份子钱 垄断毒瘤致打车难

破解打车难   一、 两周前,中央电视台连续播出了关于北京打车难的报道, 随后北京市交管部门针对出租车违规行为推出处罚措施,出租车司机拒载、议价等行为将停岗1年至3年,进入“黑名单”的驾驶员不得被录用处罚办法号称“史上最严”,北京打车难的情况会因此缓解吗李奶奶和她的家属 她们一家人5点钟就在协和医院门口打车,已经在寒风中等了40多分钟了他们说, 不仅是晚高峰,就中午这里就已经很难打车了李奶奶家人说:“中午我们在这差不多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最后我们没办法,我们都上马路中间截了一个,特费劲在这打车,他们都不太愿意上这个医院门口来,我觉得”李奶奶每次来医院看病,都会等待很长时间寒风中的煎熬,让一家人无奈 李奶奶说:“那上个月我看病我都打车,都感冒了,有的司机空的,今天中午打不停,就是死活不停他假装看不见而且那边有的过来的还不过来,躲着不来”又过了10分钟,医院门口仍然是三五成群的人在那打车眼见这种架势,李奶奶一家准备转移阵地李奶奶家属说:“到下雪更打不上往前一边走,一边打吧,那么大岁数不可能坐公交我都想打一黑车了,知道吧没有啊,有黑车也行啊黑车也截,私家车也截”李奶奶一家沿着路边走着,此时,一辆载客的出租车缓缓的靠右行驶李奶奶的家人一个箭步冲上去,最终才打上了车而在协和医院门口,和李奶奶一样经历的人不在少数一位市民说:“不好打太不好打了,不是一般的不好打,每次在这打车我都犯愁这半年就在这协和医院来看病,经常打也打不着最长一次等了四五十分钟吧不是夸张的说法,真是那样”不仅是协和医院,同样在下午5点的晚高峰时段,南礼士路上的北京儿童医院门前的出租车的数量也是从平时的一分钟15、6辆车下降到一分钟3、4辆,空车更是少之又少不少原本准备人都转乘了公交和地铁在儿童医院工作的小刘,也是在医院门口站了20分钟,没有等到一辆空车小刘说:“每天下班这块都不好打吧,都很难打到车稍微晚一点的话,可能会好一点就是赶在下班的高峰期我还要走到那头去打,够呛这边”小刘说,由于堵车严重,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一共只有不到10辆车经过其间更有空车拒载40分钟的等待后,小刘走到了公交站台前准备坐公交,换到下个路口再试着打车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半,可儿童医院门口仍然有人等车一位市民说:“ 我刚才看见一个,一家人在这儿等车,起码有半个小时,半个多小时,而且抢的,人家下来他抢的根本就打不到车特别又带着小孩,很不方便据解到,因为医院的停车场通常早上就满了,很多患者才会将出租车作为首选的交通工具,不过打车现在是个大难题上下班高峰时段和非高峰时段,在西单、国贸、中关村、军事博物馆等交通枢纽、商圈、地铁站附近统计了一下下班高峰期,在人流较为集中的地方,平均要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能打到一辆车在上班高峰期,一般20分钟到30分钟能打到车在非高峰时段,普通地段1015分钟能打到车不过交通枢纽或商业区则需要20分钟左右能打到车遇恶劣天气时,平常较易打车路段打车也较难,平均需等候约40到50分钟才能打到车不到出租车,一些市民会求助于黑出租,但是,一些黑车漫天要价,在需求旺盛地段,有的黑出租甚至组成了的靠保护费交换资源的利益链,两周前,央视曝光过北京南站等地的黑车宰客的地下市场,经过整顿后,情形有没有改善呢一进入候车大厅,就能看到墙上打出了提醒乘客的横幅排队等候的人群井然有序,很快就能打到出租离开比起两周之前来到这里的情形改善不少但是,在北京南站的西北广场,还是看到了趴活的出租车,随意要价这里停放的四五辆出租车称自己是个体经营者,有的出租车里甚至连计程表都没有安装一位司机明确说,这儿趴活出租都不会打表情况现在怎么样了呢,一月7日上午10点,在北京站发现,北京站的出租车等候区被各式各样的黑车层层包围占据,鲜有少量的出租车能从中间通过一张地图上标示着,从北京站到北京西站的距离是9.4公里,打车费用在25元左右,从25元到120元,黑车所要费用几乎是正常打车费用的5倍二、 世纪90年代以来,北京的出租车数量就一直保持在6.6万辆供需不平衡日益明显,出租车司机高峰期趴活,拒载,黑出租乘虚而入,甚至形成了难以铲除的利益链那么,为什么出租司机高峰期更愿意趴活甚至拒载呢,他们的苦衷到底有那些,先来看看一位有15年驾龄的出租车师傅的故事柴师傅,今年49岁,跑了15年的出租车对于乘客有时抱怨他们为“的爷”说法,一脸无奈,因为每天他一睁眼,就欠了公司200多元的份钱上午10点钟,柴师傅在小营附近拉上了第一班客人车辆行驶到安惠桥位置被牢牢堵住,再见到柴师傅时,车上的乘客已经离开柴师傅说,不堵车时,每公里油耗0.75元,而堵车时每公里就得1.5元挣得10块钱,有3块要送给加油站,这是为什么很多司机高峰时不愿出车的原因但为了挣份钱,柴师傅没敢停过一天车上午11点半,柴师傅在小营东路拉到了第三位客人,这位客人一上车就让柴师傅拐来拐去,而不告诉他目的地原来这位乘客要去航天城,他曾遭遇过拒载,担心那里偏僻,柴师傅不肯拉,所以最初没说实情整整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柴师傅到达了目的地,航天城在北五环外,返回市区的途中,柴师傅的车也空置了尽一个小时中午一点钟,攥着手里赚到的100来块钱,柴师傅走进了民族大学附近的一家“的哥餐厅”菜单上显示的多为10元左右的家常菜,在这个短暂休息的地方,很多司机一脸的疲惫餐厅很安静,司机们吃饭,像跑出租一样争分夺秒一个30年工龄的老出租师傅回忆起当年的“光辉岁月”他说:“那时候的出租车司机好多搞的对象都是空姐,你别忘了80年代末的,这个一点我都跟你说不夸张”80年代末,90年代初,北京的出租车是稀有资源,别人工资几百元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就能拿到2000元左右但好景不长,份子钱很快从每月的1000,2000,3000,涨到一人单车的4000多,再到双人一车的7000多,水涨船高的份子钱让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一位司机说,无论刮风下雨还是感冒生病,他需要像个陀螺一样不停地工作,因为每月如数上交的份子钱,雷打不动柴师傅是双班司机,和搭档各开24小时,这一辆车的份子钱是7200,摊在柴师傅身上,每月工作15天,交给公司3600元份子钱,每天至少要挣份子钱240元他很羡慕那些单班司机,30天,一人一车只交4500多元的份子钱,但双班车的份钱要比单班车的份钱高出60%,公司为多盈利,很少让司机开单班车 柴师傅说,他每天玩命儿开也就净挣三四千块钱,有些同行撑不住都不想干了,但公司就为防止留不住人,在他们入行前,已经收取了司机的“抵押金”每天240元的份钱,300元左右的油钱,再加上吃饭、车辆的维修损耗,在不违章的前提下,柴师傅每天最少要挣到700元,才能有毛利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六点,柴师傅刚刚赚够份钱深夜12点,柴师傅连续工作了14个小时,赚了500元钱,在这段时间里,除了两次用餐外,我们没见柴师傅喝过一口水,上过一次厕所凌晨一点,柴师傅可以休息了,家住平谷,为了省钱、节约更多时间跑车,他都会选择睡在每晚五元钱的地下车库这个大车库容纳了上千个象柴师傅这样来自平谷、昌平、顺义的远郊司机柴师傅说:“你干什么也好,反正我这个人跟别人不一样,我奋斗是有目标的我的目标,我就想给我的儿子买个房”

心悸与心律失常的区别
生物谷药业
小儿支气管炎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